不能結伴上廁所、聽恐怖故事……溫州女子越南跟團游:我是怎么一步步被導游坑的

投稿時間:2019-10-29  消息來源:錢江晚報  提交者:沛文

 說起境外購物的騙局,很多人都在網上看到過相關報道,每個人也都相信,那是騙騙無知大爺大媽的,自己絕不會中招。

年紀輕輕的溫州人胡女士,曾經也這么想。今年國慶節和同事組團去越南,出門前她還信心十足:絕對不買,不會上當。

誰想到,不知怎么大家就付款了,光乳膠制品就買了4萬多元。

更讓胡女士無語的是,其實她一走出購物中心的大門,就突然清醒過來了:被騙了。

更讓胡女士無語的是,其實她一走出購物中心的大門,就突然清醒過來了:被騙了。

回國后,她開始了漫長的維權之路。

胡女士還在等待維權結果,但她更想以親身經歷提醒那些組團出行的游客:有些騙局,真是防不勝防。

想讓你掏錢,

都是有套路的

胡女士參加的旅行團,是10月2日出行的,目的地越南芽莊,同團的大多是同一家企業的同事和家屬,行程總共6天。

說是6天,其實有3天都被當地導游帶入了購物點。翡翠、乳膠、絲綢……每一處要想全身而退,真的太難了。

比如翡翠這一站,胡女士一家算是定力很足,畢竟出行前都做過功課,旅行購物騙局,也聽得多了。

不過,雖然有所準備,但真的碰上了推銷購物,胡女士還是有點招架不住。

★第一招:好言相勸

一路上,地陪都在給團員講故事。

“在異國他鄉工作太難了,背井離鄉,說得很讓人感動。”胡女士說,地陪還會強調,自己之前因為游客不購物,銷售額不好,一大早就被領導責罵,“讓大家一定要給他點面子。”

而他們光顧的購物點,大多比較偏僻。到了購物點,幾乎是一對一模式,不允許團員之間交流,地陪全程勸說購物。

眼看胡女士一家人無動于衷,地陪又換了一種方式:“不想買可以的,至少要做做樣子,試戴一下手鐲。”

導游都這么說了,胡女士只能應付試著戴了戴,沒想到這一配合,一下子轟上來好幾個推銷員,一個勁夸她戴著好看,合適。

“我老公說不買,還被數落。”胡女士說,對方話說得挺難聽的,“什么你就是這么對待為你生孩子的女人?這樣的老公嫁給他干嗎?”

冷嘲熱諷,說得胡女士和老公挺不高興的

★第二招:威脅不成,

來一個恐怖故事

如果只是好言相勸,胡女士大概不會心動,但安全問題就不一樣了。

“到購物中心,不允許拍照攝影錄音,連上廁所也不能結伴,全程都有人盯著,不能和其他人交流。”胡女士說,他們有個同事挺懂玉石的,也被恐嚇,“說是全程有監控,就算我們說溫州話也聽得懂,讓她不要瞎說。”

這個氛圍,就是讓胡女士有些緊張。

購物時,胡女士本想找這個同事咨詢咨詢,但她根本沒機會接近。威脅之余,地陪還會和他們分享“故事”。

“說有個人去買榴蓮,榴蓮剛開了點皮,對面跑過來一個人,對面買比你便宜5000越南盾,那個賣榴蓮的一下子砸過去,那人頭上縫了很多針……”地陪告訴團員,這個故事就是讓大家不要多管閑事,“不管故事真假,說實話被嚇到了,出門在外,安全總是要考慮的。”

★第三招:拿“國營”做文章

勸歸勸,很多人可能和胡女士一樣,不容易動心,在翡翠這一站,胡女士就沒怎么買,但接下來的乳膠制品上,胡女士栽了。

而同團的23個人,除了幾個小孩子外,只有一個人沒有掏錢購物。

這個“戰績”,讓胡女士自己都不敢相信。

為什么會上當?除了前期鋪墊之外,胡女士覺得,對方很會抓人心思。

“一直說越南的乳膠制品全世界有名的,這里人工成本低,物美價廉。”更關鍵的是,導游說,這些都是“國營”的,自己也是國家委派過來的工作人員。

“國營”兩個字,打動了胡女士和家人,“國營的嘛,想著總是靠譜的。 

一看他們有興趣,五六個導購都圍了上來,壓根就不給人思考的機會。

“我如果在國內,真想給他一耳光,但這是在國外……”

“我是國家委派過來的,有政府做保障的……”

“這東西對腰很好,你老婆不是腰不好嗎?”

你一句我一句,胡女士老公根本招架不住,乖乖刷卡掏錢。

直到兩人走出購物中心,突然清醒過來:被騙了。 “人好像昏了一樣。 

所謂的國營產品是代加工廠生產的

賣乳膠墊和賣面膜的微商形式差不多

小時新聞記者在網上搜了搜,發現類似購物陷阱,都愛拿“國”字頭做文章。

之前有網友反映,在越南購物時,地陪人員也介紹,購物點所銷售的產品是“越南國企”;而去泰國購物時,也聲稱是“政府唯一品牌”。

清醒過來的胡女士進行查證,發現自己購買的乳膠床墊,壓根就不是什么“國營”品牌,而是代加工廠生產的。

在網上,和胡女士有同樣遭遇的人不在少數。到越南、泰國購買乳膠產品,好像已經變成了跟團游的一大陷阱 。“反正我們去購物時,門口停著好多國內旅行團的大巴車。”

小時新聞找到一位多年從事乳膠生意的戴先生,按照他的說法,近3年,到泰國越南做乳膠生意的中國人越來越多,而且不少都是溫州人,“工廠大多開在曼谷和羅勇府,產品大多銷往國內。”

不過,并不是說這些工廠生產的產品就是不靠譜的,主要還是看乳膠含量和工藝。

乳膠含量高的95%左右,普通的70%~80%,其他就是比較劣質的,甚至有合成品了。 ”戴先生說,哪怕在泰國和越南,真正的天然乳膠也是稀缺物品,畢竟橡膠樹從長成到可以割膠,大概需要7~10年,而一張床墊,就需要500~700棵橡膠樹的乳汁。

這成本肯定不會太便宜,那些一兩千一床的乳膠床墊就不要買了。 ”乳膠制品分為鄧祿普工藝和特拉雷工藝,特拉雷工藝成本高產量少,整個東南亞只有鄧祿普工藝,“一張成本兩三千元的床墊,市場價起碼要在七八千元 。”

好的乳膠制品,應該是有淡淡的乳膠氣味,這個味道很難形容,但肯定不刺鼻,合成的制品則會有油膩反光。

戴先生坦言,這幾年,除了旅游購物中心,還有很多人把市場轉移到了微商和電商,“起碼七成是銷往國內的。”

微商采用的是代理模式,進貨越多,拿到的代理價越便宜。“比如一個乳膠枕,售價450元,代理價可能只有100多元。”

說起來,形式就像你微信朋友圈那些賣面膜的微商朋友一樣。因為參與的人越來越多,質量也很難有保障。

維權遵循屬地原則

要想全額退款并不容易

目前,胡女士已經把相關情況反映給了報團的旅行社和溫州當地旅游質監部門,具體退款事宜還在進一步協商中。

小時記者查詢發現,《旅游法》規定,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價組織旅游活動,誘騙旅游者,并通過安排購物或者另行付費旅游項目獲取回扣等不正當利益。但不少游客反映,境外購物想要退款,常常會被要求扣除“手續費”,一些旅行社也表示,在執行過程中,需要根據購買行為的具體情況相應處理。

“如果商品出現質量等問題,游客保證商品完好,而且能拿出證據,旅行社還是能爭取退換貨的。  一位從事了10年東南亞導游工作的項小姐介紹,泰國、馬來西亞、越南等東南亞國家退貨情況相對較多,“很多是覺得買貴了,或者回來覺得自己上當了,這種維權起來就有難度了,畢竟很難界定。”

雖然有部分旅行社可以協助游客辦理退貨,但對于那些互相推諉、甩鍋的旅行社、地接機構以及購物店,游客到底該如何維權?

北京聯合大學旅游學院副研究員楊彥鋒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境外購物退貨目前確實比較難處理。

《旅游法》第三十五條中雖然規定旅游者有權在旅游行程結束后三十日內,要求旅行社為其辦理退貨并先行墊付退貨貨款,但前提是旅行社是以不合理低價組織旅游活動,誘騙旅游者,并通過安排購物或者另行付費旅游項目獲取回扣等不正當利益。“這個其實很難界定,尤其是在游客維權的時候不好取證,因此游客和旅行社之間往往只能反復溝通然后達成一種妥協,而且游客有時考慮到退貨手續繁瑣、周期長,經常會放棄維權。 

為此,小時新聞記者也咨詢了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廳執法指導監督處。

工作人員介紹,出境旅游的維權,遵循屬地原則  “和哪里簽的合同,就到哪里的旅游監管部門反映。”旅行過程中,游客也要掌管好合同、發票、出團通知書等有利證據,“當然,質監部門也只能起到協調作用,具體能得到什么樣的賠償,不同案例結果也是不同的。”

另外,維權者也可以通過“12301”旅游公共服務微信公眾號,進行投訴維權。

來源: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 朱麗珍

 

   頂一下    踩一下

評論內容

記得先輸入驗證碼,再發布評論哦!(點擊驗證碼小圖可以更新)


返回
頁首
内蒙古快3和值跨度走势图